欢迎访问亮晶晶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冬天里的雪,记忆里的花朵

时间: 2019-06-04 | 作者:春水煎茶 | 来源: 亮晶晶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次

  雪,是雪吗?我伸出冰冷的手掌,背对着黑漆漆的天空,感觉,还在感觉。多想消融掉我内心滚烫的思绪,越加感觉的地方,反倒连雪花跳起了疯狂的迪斯科。

  记得曾经的那个夜晚,依然如此模样的我,依然消沉在这空寂的夜晚,内心涌起了一阵阵无聊和寂寥。手指上叹息着的键盘,很不安分地总是拨错了一个又一个键盘,不,就是我纷乱的思绪诱惑的三月里的键盘却奏出了七月里的渴望。

 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只有一个人,陪我说话,说话,虽是说些无聊的话,可是,竟然会安慰一个男人苦楚的内心。就是在这样的夜晚,异地,一个人的世界全是空聊。

  空聊只能容纳一个人,一个人的世界就是这么小吗?

  我问谁?谁会问我吗?

  这那是疑问,不,是我的一个渴望。

  于是,我总会想起这个人,想起那个夜晚,想起哪一段无法忘却的记忆。

  雪,一朵一朵的雪花,胡乱飘起纷乱的思绪。

  谁家的灯光?亮着闪着眼,泪花是否飞起?

  男儿有泪不轻弹。

  为了珍贵的记忆,或者,记着,永远记着这冬天里的雪花,就是我记忆里的花朵。

  这个人就是花,如同这雪花,至少让我感觉到冬的严寒。

  西北的雪花,永远不会落到地上。因为,黄土高原是热的凝聚。

  怪不得,西北男人的神经质,真让人不可思议。

  这人说,我今晚不正常了,其实,我很正常。

  欲望的燃烧,却永远难以烧掉这花一般的雪花。

  你还得记着:这一段神圣的时刻?

  或者,你就得记住:我这个人,一个让你不大信任的人。

  因为,有时候,无意之间,你会记起我——这个西北猴。

  专会爬山的金丝猴,抓耳挠腮的类人猿。

  回归祖先。

  冬天里的雪花,记忆里的花朵,刹那之间,融掉的只是雪花。

  花期很长,但真情是否永存?

  我只学会了记忆,哪怕是虚无缥缈的,我经常会记起。

  记起就是一种享受。是的,是享受中的享受。

文章标题: 冬天里的雪,记忆里的花朵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wd200.com/article-95-195302-0.html
文章标签:记忆里  花朵  冬天里

[冬天里的雪,记忆里的花朵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