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亮晶晶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那个回到深圳的倔姑娘,后来怎样了?

时间: 2019-04-15 | 作者:江湖姐姐 | 来源: 亮晶晶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次

   ◆ ◆

  文 | 江湖姐姐

1、崩塌

  作为深漂族的子女,子月出生在深圳。

  在子月长到读书的年纪,因为家庭经济不允许,她被送回到老家上学,只有在假期才能回到深圳,回到爸妈身边。

  随着弟妹的出生,衡量再三,子月父母陆续选择回到了家乡,子月便再也没来过深圳。

  但在她心目中,深圳是自己的第一故乡,却是难以回去的故乡。

  按照父母对她的人生期待,毕业后谈恋爱结婚,平平稳稳地过日子,至于其他的梦想,那是不用妄想的。

  作为一个听话的乖乖女,子月也一直是活在父母的期待里,那些过多的梦想,从小就被抛远了。

  但因缘际会,因男朋友在深广打拼,毕业后的她得以再次来到这座城市。

  如果说从前她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融入这座城,这一次,她是参与者与建设者。

  她试图去找一份工作,试图与已经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在这座城市共筑小家。

  然而,不过一年,一切都崩塌了,失业、失恋,接踵而来的是如何依靠个人力量在这座城市扎根的巨大压力。

  但她并没有应战,而是逃离了深圳。 

  事实上,遇事逃避几乎是她的惯性。

  读高中时,子月经历过一次转学。

  最初,她在重点高中上学,尽管学习成绩优秀,但她坚决要求转校,理由是承受不了学校的高压政策。

  从县里的重点高中回到镇高中,子月的成绩自然轻轻松松地就甩了别人十条街,几乎不用怎么学习就能得第一。

  然而,鸡头不敌凤尾,因为镇高中的教学水平低,也因为第一得来太容易,到最后,她连本科也没能考上。

  从高处往低处走,承重减少,压力减小,但离目标也就越来越远。

  后来,她选择复读,才得以考上了本科。

  这一次离开深圳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又是想躲避重压——自我奋斗与自我价值实现的压力。

  一方面,失业失恋的她陷入极度孤独与彷徨,对自我极度失望,另一方面,父母对她相亲嫁人的催促又再度提醒她对现实的不满。

  时间一久,她陷入了抑郁。

2、渐变

  嫁人成家就能解决所有人生难题吗?

 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

  没有工作,终日困在彷徨里,她的生活变得一团糟:失眠,痛苦,自问自答,逐步将自己逼入了死角。

  以前,父母的价值体系,就是她的价值体系;父母的评价体系,也就是她的评价体系。

  但她在困顿中接触剽悍行动营后,思想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,和家人也有了很大的分歧和矛盾——她要重新去深圳打拼,而父母觉得女孩子不必如此折腾。

  但她变得敢想了,也逐步有了清晰明确的目标:她要考法律职业资格证,她要找到律师实习工作。

  “以前觉得不可能、懒得去做的事情,现在都想去尝试,剽悍行动营让我觉得人生在世,不拼一把才是真的浪费。”

  目标一明确,内驱力也就有了。内驱力一足,就变得特别能坚持,哪怕全世界都质疑她,她也无比坚定自己的计划。

  尽管朋友们和弟弟都质疑她,但这一次她坚定地活在自己的坐标系上,独自一人回到深圳,边工作边复习。

  法律职业资格考试被官方称为天下第一考,考试内容多,复习资料也多,18个科目,光涉及的法律文件就达335个,这对子月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
  怎么破局?

  “能够破局,和我在行动营的历练有很大的关系,我是剽悍行动营1期的学员,又经历了几期运营官磨炼,做事情变得有规划。提前规划,这是我破局的关键。”

  她做了长达5个月的详细复习计划:“考试的专业书包括历年真题大概有50本左右,我把每一本的页数都写了下来,然后按照自己的学习速度,根据时间来分配好每一本书,每一科目需要的时间,再根据进度进行调整,这样做让我有种掌握全局的自信,复习起来也更有劲。”

  当然,好的心态,不是某一天、某一次就能突然拥有的。事实上,即使每一天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,对她的考验也不会少,最大的问题就是疲惫与自我怀疑。

  这时候,剽悍江湖又成为了她的充电中心:

  “第三届极致践行者大会在深圳举行,我听了46位嘉宾和老铁的演讲,他们激扬的情绪,自信的脸庞,让我回想起在行动营建立自信的方法,于是我从小任务重新开始,逐步增加了信心,顺利完成了复习。”

3、坚持向前

  借助剽悍行动营的力量,子月劈开了一条重回深圳的路。

  她通过了法律职业资格证考试,逐渐成长为一名被老板赏识的法律新人,在这座快节奏的城市找到了自己的节奏。

  与此同时,她仍在坚持做社群运营,并从运营小白成长为运营牛人。

  从前有多闲,现在就有多忙,她说:以前,如果有人说“忙得没时间回信息”,我是一点都不相信的。但现在,我已深刻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忙了。

  但她很享受这样的忙碌,并不是为了忙而忙,而是为未来积蓄力量的忙碌。

  未来还有很长,但她已经有了足够的勇气向前,这个逐步融入深圳的姑娘,她说:如果没有剽悍行动营,我可能还缚步不前,在行动营,我已经习得一种让自己变得更好的习惯。

  城市依然还是那座城市,喧嚣,奔腾,繁华,永远向前。

  但因为内心有了自己的自转体,子月对这座城市也有了某种归属感,不再瞻前顾后,而是成为一个行动者,坚持向前。

  廖一梅说:除了诱惑,我能抵挡一切。

  对于子月来说,坚持行动,她能抵挡一切。

  -作者-

  江湖姐姐,剽悍江湖主编。85后侠女一枚。侠义心肠,爱打探,爱听书,乐于交朋友。行走江湖,快意恩仇,文字里煮酒,故事里论英雄。文章首发剽悍江湖(p)。

  剽悍一只猫和他的朋友们

  在一起就是剽悍江湖 

文章标题: 那个回到深圳的倔姑娘,后来怎样了?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wd200.com/article-95-192555-0.html
文章标签:深圳  姑娘  回到

[那个回到深圳的倔姑娘,后来怎样了?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